专业的教育产业
网络资讯媒体平台

如果马云做教育,俞敏洪该焦虑么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今年教师节,阿里巴巴一举碾压了其他所有企业节日营销的各种文案,而且是拿着明年的新闻提前今年说,这料只炒了个料头,就已经成功屠版。不愧是“拉出来能单独上市的公关部”,做得一手好营销。

且不论营销与否,不出意外的话,马云明年的“下岗再就业”是没跑了,身为如今中国互联网商业领头“双马”之一的马云,人们仿佛只津津乐道于其离开后阿里的各种猜论,却没有推测过,如果马云去做教育,难道只会做一个普通教师?

镀了20年金的马云,下岗再就业的最有力“工作经验”是流量

作为打造的最成功的明星企业家之一,马云这二十年积累下的光环效应,一直是阿里营销上最有力的一环。即使离开阿里,马云多年镀上的商业教父形象,依然可以像当初比尔盖茨一般,充当流量的入口。

以前有这么一个说法,全聚德烤鸭总是会比别的烤鸭贵上100,而这多出来的100就是源于他们的金字招牌。而马云毫无疑问就是阿里的金字招牌,即使是一些偏远的农村地区用户,它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,但几乎都会知道马云,知道他“有钱”。

对于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业家来说,“有钱”就意味着下意识认为其经营能力的肯定,因此也会对其产品有一种天然的信服度,这种信服度就是让用户转化为企业流量的最好催化剂。

而互联网行业最关键的就是流量,互联网上半场下半场的区别无非是流量数量与质量的侧重点。上半场野蛮生长,重的是流量的数量,以数量来撑起企业成长的场景;到了下半场,红利的消失实际就是流量的获取变贵,这时流量的质量>数量,留存>拉新。

身处互联网中,无论哪个行业都不可避免的进行着流量的获取→分发→变现,而马云天然充当着流量的入口,使得其经营的企业的获客成本极大降低。互联网商业中,从来都不缺乏有精模式、好产品的企业,但能成为巨头的,始终是手握流量的一方。

而马云自带的流量属性同样适用于在线教育行业,或者说更加适合教育行业。以教师出身的马云这些年一直在强调一个“悔创阿里杰克马”的形象,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提到过自己还是愿意回去做老师,这是他给自己的定位,也是给自己塑造的“人设”。

作为与企业联系在一起的明星性企业家,人设崩塌很可怕。刘强东一起性侵案可以让京东市值缩水430亿,而同样的,言出必行也能为企业迎来巨额口碑。多年来一直把做老师当玩笑话的用户,在亲眼见到马云履行这个“戏虐的笑话”之时,不免也会有些尊重。

CR4极低的在线教育行业并不是“零和游戏”

“如果马云转去做教育,倒霉的一定是俞敏洪,因为中国最有钱的教师就要易主了。”

虽然这只是网络上的一个调侃段子,但并不是没有依据。波特五力模型认为行业中存在着决定竞争规模和程度的五种力量,马云从“潜在进入者的威胁”跳跃到“来自在同一行业的公司间的竞争”也只是时间问题了。所以从常理来看,别的不说,最起码目前中国在线教育为首的新东方、好未来、VIPKID总是要抖三抖。

但在线教育行业并不同于一般化的互联网行业。

1、蛋糕够大:在整个教育行业中,除了与部分高等学校达成的“慕课”式推广外,鲜有能插手到学校教育中的企业,在线教育的核心根据地还是K12。而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目前呈现出一个巨额增长的态势,在2017年甚至达到51.8%。

得益于如今教育提倡的“减压”与日益增长的升学压力产生的矛盾螺旋,让K12在家长与学生中的需求地位提升。如此持续升高的行业天花板,足以容下更多地企业。

2、CR4值极低:彼得·蒂尔的著作《从0到1: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》这样认为:企业竞争的最高形态就是两个字:垄断。而反观在线教育行业,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结果来看,截止去年,中国K12线下课外辅导行业的CR4值还不足5%。

也就是说别说垄断,中国在线教育甚至都没有形成某一企业的独家领先,作为行业龙头新东方、好未来、VIPKID也只能分到1%-2%的蛋糕,完全属于从巨头到微末,多格局企业林立,高度分散的局面。

而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就是教育行业的边际成本失效。

在一般行业中,企业的边际成本随规模的扩大而缩小,前期大量投入,到后期其就不再需要很高的成本。就像小米利用边际成本拉低了整个智能机行业的价格,京东拼着多年亏损打通的物流线也是一种边际成本。

互联网行业中,依靠边际成本崛起的企业不在少数,但放在教育行业中,边际成本却失效了。教育行业的核心是师资,一般来说,企业运营中师资的比重会占总体开销的四成以上。如今在线教育行业的师资分下两种:

1、教师:教师是教育行业的核心资源,但教师的培养却没有边际成本可言,每一位老师的可授课量是有上限的,不会因为教师的数量增多而减小教师薪资支出。虽然如今直播的出现能增大教师授课数量的边界,但目前直播授课的效果产出比并不高,只有少数成功案例,也许未来随着VR、AR技术的突破,会有改观。

而且每一位教师的培养与招聘也都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,成本也是相对固定的。这个过程也无法形成规模效应,大企业与小企业的核心竞争只有待遇与环境,难以形成垄断。

教材:教材的互联网赋能下如今除了传统的书纸类教材之外,也多了音频、视频等资源。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企业支出压力。但教材也是有阶段更新性,必须跟着时间以及学校课程变化而变化,虽然旧版内容再利用程度高,但随着如今用户端要求提升与竞争压力,这方面的边际成本也逐渐失效。

所以说碍于在线教育行业的特性,且行业蛋糕够大,是一个很难形成一家独大,完全垄断的行业,它的竞争并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有你没我的“零和游戏”,因此对于新东方、好未来等企业,并不会太担心马云进入到行业中来。

而且有资料显示,截止2017年12月25日,阿里系在全球共投资了75家公司,全年总投资金额高达898.84亿元。但在75个项目77笔投资近900亿元投资额中,仅有1个教育类投资,且投资额也仅有1亿元。

也就是说,马云能从阿里带出来的现有教育资源并不多,即使马云来做在线教育行业,也不过是在线教育池子里又丢进了一颗石子,不说这颗石子有多大,能掀起多大浪花,最起码这个池子绝对容得下。

用户也不用担心俞敏洪他们能否睡好的事了,没准马云的做法会是收购或者投资,从“来自在同一行业的公司间的竞争”变成了自己的战友或者老板,毕竟这也是常有的事。

编辑:九爷